當前位置: 首頁 > 評論 >

原料暴漲,對飼料企業是利好還是噩夢?

  • 來源:謀易智造
  • 日期:2016-06-14
  • 編輯:admin
  • 評論:0
  有的人又開始說我瞎扯淡了,而我上個月不扯淡的提醒顯然沒引起很多人的重視.....對于咨詢公司來說,能盡到提醒義務就可以了。每年至少有一次,我們會給大家明確的建議,但機會能否抓住,仁者見仁、智者見智。
 
  我在最近兩年都喜歡講一個觀點:做全價料的企業平時可以不賺錢,只要能抓住原料漲跌的機會,還是可能會有個很好的盈利。今年的原料是突然的、暴漲。所謂突然,就是出乎大多數人的預料,也就是說,大部分企業缺乏思想和行為上的準備,原料這個東西,上漲的時候沒準備自然踏空了,漲的再多和你沒關系,而且憑空增加了經營壓力。那么,這種情況下對飼料企業究竟是利好還是噩夢?
 
  一、飼料企業的采購習慣
 
  通常大企業的銷量大,對原料的需求自然也就大,所以,不管是漲是跌,都要有一定的庫存+合同。為了降低現貨的風險,所以,會通過期貨的方式進行套期保值,這種方式,就對采購的信息來源及行情預判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行情看準了,多盈利幾千萬是小事一樁,看不準了,損失慘重也不鮮見。所以,這一輪的豆粕暴漲,讓飼料企業的成本拉開了差距,F在,有的企業用的是2650元/噸的庫存,也有的是用3400左右的現貨,一噸就差了700多元。
 
  中小企業玩期貨的少,主要是靠庫存,一般是15-20天的庫存,如果對未來的行情看好,可能會壓一些庫存,那主要看庫容量了。15-20天的庫存用完,那就要買現貨了。所以,在現貨市場,當原料迅速下降的時候,其實中小企業要占點便宜。去年年末玉米暴跌的時候,小企業的成本一路下降,而大中型企業則持續降不下來,經營和營銷都比較被動。
 
  二、這一輪,中小企業壓力巨大
 
  應該說,在上一輪玉米暴跌的時候,很多中小企業占了優勢,所以,銷量可能下滑了,而利潤在去年大多數是增加了,這實際上救了很多企業一命。
 
  而這一次,豆粕價格暴漲,如果后面幾個月維持這樣一個高位,基本上小企業會面臨無法緩解的壓力。年初,很多中小企業開各種招商會、訂貨會,定出了一部分銷量,現在原料暴漲,漲價,客戶能理解一部分,但不可能完全消化,產品出貨價還是要比別人低一點。而中小企業,這個時候,有沒有低的空間?我認為基本沒有,因此,要么不要利潤要客戶,要么違約舍掉一部分客戶。所以,最近微信朋友圈幾乎異口同聲的一個音調:“原料暴漲,不漲價的飼料你敢用嗎?”就是為了緩解原料的壓力。應該說,在對待漲價這件事上,飼料行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默契和“團結”。
 
  但這并不代表大企業就一定占優勢。小企業是基本抓不住機會,而大企業則是有的抓住了機會,原料成本很低,而有的則苦不堪言。如果主要銷售對象是散戶渠道的還好,如果是供給集團客戶(大規模養殖場)的,則面臨尷尬境地。
 
  在原料平穩的時候,飼料廠拼的是系統能力,誰的管控做的好,誰占優勢。而原料暴漲,那些沒抓住的機會的飼料廠,想漲價可沒那么容易。為什么?因為集團客戶也在研究期貨,你的成本不代表平均成本,集團客戶不會按照你的報價結算,只能按照最低報價結算(最多是平均價)。所以,很多辛辛苦苦開發的集團客戶就這樣丟掉了。你不賣,賣了就虧,別人賣還可以賺錢,你如何選擇呢?
 
  這一輪,大中型企業短時占據優勢,成本不算高,有的企業甚至2700左右鎖定到年底。這是什么概念?就是一直到年底,人家都在用2700的豆粕,人家賺錢,你虧本,如果人家稍微放點水,你的客戶就變成他的了。這有點殘酷哦。但抓住機會的企業數量沒有那么多,現在看來頂多占大企業數量的一小半,剩下的一半很悲催,和小企業同一起跑線。
 
  三、業務員工作壓力驟減
 
  和經營壓力驟升相比,現在業務員的工作方式反而變簡單了。很多業務員不斷制造緊張空氣,讓人感覺到原料會一直漲上去,經銷商和小豬場自然會被影響,會壓貨。本來想拉五噸,現在就拉十噸,所以,如果銷量增加了不少,老板不要高興,這是“寅吃卯糧”,是一個月拉了兩個月的貨,到年底算下來,你的銷量很可能不升反降。
 
  不過,這沒有錯,你不讓客戶壓貨,他可能買其他廠家的,所以,壓貨總比不壓強。但這個時候的副作用是,業務員很多的基礎工作少了,甚至停滯,去抓機會,而不是抓基礎。生產資料這玩意很有意思,機會總是曇花一現,而基礎工作必須持之以恒,才會帶來持久的增長。
 
  四、整體陷入糾結狀態
 
  “糾結就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。相當矛盾,矛盾中的矛盾(百度)。”當下,用這個詞是在貼切不過的了。豆粕還有上升空間嗎?昨天很多人判斷今天會跌,結果今天直接上漲了200元/噸。那么,會下跌嗎?最近兩個月,已經漲了1000多元,既然能漲就能跌。
 
  應該說很多飼料企業已經沒有了對趨勢的判斷能力。其實,你的判斷沒有用,因為定價權不在你手里,未來是什么樣,要看美國的那些基金想賺多少錢了,什么時候收手了。南美大豆的減產和品質的下降是有數的,而豆粕的上漲很顯然已經超出了減產所應當帶來的上升空間,現在是資本這只無形的黑手在操縱,所以,你幾乎是無法判斷的,只能賭。判斷是技術性的,而賭則是賭的運氣。 
 
  今天用常規的技術性分析已經沒有了意義,對于我們來說,豆粕只能用“瘋狂”兩個字來形容,而對于黑手來說,什么時候收回來還不好說,F在,大家還是頻繁提起那個快要被忘記的數字-“4800元”,這是豆粕曾經的歷史最高價。
 
  對于2450的低價和4800的高價來說,如果兩個價格相加再除以2,那平均價應該是2625元/噸,今天,馬上到了這個數字。糾結在這里開始,猶如十字路口,向上和向下的空間都差不多。
 
  我想,到了現在,向上和向下判斷都意味著風險,幾乎是一樣的。最近我和幾位操盤高手有過溝通,他們對未來趨勢的判斷也一樣的糾結,所以,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就放下吧,糾結沒有任何的意義,剩下所有的選擇都是賭博,所以,放下糾結,去做該做的事情,也許本身就是一種明智的選擇。
發表評論
評價:
24小時排行
聯系我們
  • 電話:020-37288723
  • 傳真:020-37287849
  • 地址: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
  • 郵編:510500
  •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河南快3开奖官网 吉祥棋牌馆手机版下 …? 香港6合宝典资料2020年 西甲赛事直播 四川血战麻将大胡有哪些 手机网络赚钱 股票投资 有那些好玩的棋牌游 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上海哈灵麻将app